我所执业的地方,区司法局有个规定,每位执业律师每年至少要完成两件法律援助案件(其实很多律师早就超额了,而且超额还不少)。每位执业律师不定期的都要到区法律援助公共服务大厅去值班。值班是早上8点30分到12点,下午14点到18点整,这是绝对不能迟到的,有专门的签到本,还有人不定期检查到岗情况。


法律援助中心值班是律师的义务,也就是说排到你了,你必须要干的。大概一个多月能排上一回吧。具体工作其实还挺复杂,免费解答上门群众的法律咨询,接听12348法律援助服务热线电话,对法律援助案件进行造卷归卷。这其中大头的任务在第一个,就是对上门群众进行法律咨询服务。这里的咨询服务可不像律师呆在律所等到的上门付费服务,这里来咨询的很多都是弱势群体的群众,人是各式各样的,问题也是五花八门的。我就接待过好过讨要农民工工资的,女职工怀孕被非法开除的,工伤摔下来残疾没人管的,家庭暴力被殴打的,老人不被子女赡养的。来咨询的人很多是社会弱势群体,对法律知识欠缺导致被不公正待遇,有时候会把火气撒在接待律师身上。有说话难听的,骂骂咧咧的,法律知识欠缺不停给你绕来绕去的,精神异常自言自语的,老年人耳朵背要喊着说话也什么都听不见的。当然这些都能理解,毕竟能来的都是遇到各种法律困惑的,没困难谁到这啊?



前天又排到我值班的时候,遇到一个老太太,久久不能让人忘记。那是当天下午5点59分了。没错,你没看错,就是当天值班下午的5点59分,就差一分钟就关门了,我和值班的司法局女同志已经准备离开的时候,门口隔着塑料门帘听到了拐杖敲击地面的声音。我还没反应过来,一同值班的司法局同志就肯定的说,一定又是那个老太太来了。也就是一句话的功夫,一位拄着双拐、穿着齐整的一位白发老太太掀开门帘走进来了。就在她进门的同时,另外一位长期值班的人对我指指自己的头,我就大概知道什么意思了。



老太太进门后说律师同志我又来了,我要咨询我的案子,我的案子怎么还没有人给我打电话啊,我有法律问题要请教。当我问她你到底有什么法律问题你慢慢说的时候,她又不提咨询的事情了,说我们的咨询电话打不通,老是占线,难拨的很哦。她边说边掏出自己手里拿的小笔记本对我说,你看看我的电话号码,我给我律师老是打不通,你给我看看。我接过电话本一看,真是把我吓一跳。电话本上记录的满满一整页电话号码竟然都是一组一样的数字:1234567890。没错,我又仔细看了一遍,全都是1234567890,没有一个正常的号码。这但凡是个头脑正常的人都知道这压根就不是一个手机号,老太太还当我的面拨这个号码,然后给我说怎么老是占线拨不通呢。


我们安抚了一会老太太,说律师会和她联系的,别老往这里跑了,天都晚了,赶紧回家吧。老太太才慢慢的不情愿的离开大楼,当然我们下班也耽搁了一段时间。



事后我问一同值班的人这是咋回事,一个长期在这里驻守的人告诉我,你不是天天值班所以今天是赶上这事了,可是我们经常见她。这个老太太有点老年痴呆症,也就是学名的阿尔茨海默病。几乎隔两天就来这里咨询,说是咨询吧,又没有任何法律问题,就是在这进来后待着,有时候做到接待的椅子上坐个一个来小时,也不打搅别人,不吵不闹。工作人员就和她是老相识了,来了以后也不能撵出去,还要倒点水让她休息着,她是天气热也来下雨天也来,来了又走,走了又来。今天她是掐着点离下班一分钟前来了,你虽然第一次见,但是我们可是常见她。


谁能说阿尔茨海默病的老太太不是因为太孤独,隔三差五来这里寻求和工作人员一个对话呢。坐到回家的公交车上,我还想,万一哪天这病情愈发严重了,走丢了咋办,她每天出来就这种精神状态万一出事咋办,她家里到底有没有人管她……想着想着,车摇来晃去的,我睡着了。

天地不仁,以万物为刍狗。


注:以上内容由刘晶律师提供,若您案情紧急,法律快车建议您致电刘晶律师咨询。
服务地区:陕西 - 西安
专业领域: 债权债务 合同法 公司法 常年法律顾问 股权转让 金融 银行 刑事辩护
手机:136-0924-1119(接听时间:8:00-21:00)
非接听服务时限内请:在线短信咨询